國立交通大學  

通識教育中心

環境價值與倫理 課程網頁

本網頁持續

建置中......

 

 

 

 

2006/03/09更新

 

 

 

 

環境價值與倫理課程    資料整理區

生態中心倫理()大自然的生態學模型

 

第二節  大自然的生態學模型

 

 

第一個使用「生態學」名詞的是德國生物學家Ernst Haeckel,他在1860年代將兩個希腦字oikos(意謂“家”)logos(意謂“研究”)合併成ecology,意謂「研究環境中的生命體」的科學。

 

一、大自然的生態學模型

 

如同許多的自然科學家使用模型來解釋科學概念,並做為研究的指引,生態學者也採用生態系模型來說明「生態系」。最常見的生態系模型有三種:「有機體模型」(organic model)、「社區模型」(community model)、「能量模型」(energy model)。以下分別說明(DesJardins,1993,177-181)

 

(一)有機體模型(organic model)

 

有機體模型(organic model)認為,各個物種和環境的關係,就像是器官(organ)和身體的關係。一個生態系的成長、發展到成熟,就像是有機體(organism)經過不同的成長階段而成為一個成熟的個體。所以,一個生態系就如同一個有機體,可以說它是「健康的」或「生病的」、「年輕的」或「成熟的」。這個模型用「有機體」來說明生態系中「部份和整體」的關係,以「發展」來說明生態系中「改變」的本質。

 

「有機體」模型是由Henry CowlesFrederick Clements所發展出來的。Cowles曾經研究密西根湖畔沙丘上的植物「演進」過程,他發現植物的種類和數量會隨著時間而改變,並且可以明顯的區分成不同的階段,最後則達到繁茂的成熟時期。 Clements則是以美國西部草原進行類似的觀察研究,他也發現相似的「演進」過程。並且,他相信在任何的地區和氣候條件下,植物的演進過程,都是朝向發展出更穩定和更恆久族群的方向進行,他稱此時的植物族群為「全盛植物」(climax vegetation)。對Clements而言,這種「全盛社群」(climax community)就像是一個「複雜的有機體」(complex organism),他認為「就像一個統一的機械體(mechanism),「整體」大於「部份」的總和。所以,它形成一個具有神奇特性的新有機體」,而「全盛的構造,就是一個有機的實在,如同有機體一般,它會成長、成熟和死亡。全盛時期只是這些發展階段之一,而「演進」(succession)就是這些過程的重現」。因此,在「有機體」模型,生態學家就像是一個醫生。生態學家可以診斷出生態系的問題,並開出「處方」,以確保生態系的「健康」。

 

()社區模型

 

「社區」模型認為,大自然就像是一個社區或家庭。個體或物種和大自然的關係,就如同社區的成員和社區的關係。社區的成員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或「職業」(professions)以發揮整體社區的功能。也可將大自然看成一個家庭,每成員相互合作,並且對整體提出貢獻。所以,研究大自然的家庭就像是研究大自然的「經濟學」 ( economics 源於希臘字,其中的oikos代表「家」,nomos代表「規則」,economics就是「家規」(rules of the house hold))。這個模型用「成員和社區」來說明「部份對整體」的關係,以「交互作用」(interaction)和「相互依存」(mutual dependencies)來說明生態系「改變」的本質。

 

對「社區」模型最有影響力的是英國動物學家Charles Elton,他認為這個模型就是研究「動物的社會學和經濟學」,並且把大自然看成一個「整合的」(integrated)和相互依賴的經濟體。而個體成員,則是以它在這個系統所表現的功能來加以定位。以經濟學的術語,可以把它們分成「生產者」和「消費者」。而生產成消費的商品,就是「食物」。透過這層生產和消費關係,可以將整個生態社群連結成「食物鏈」或「食物網」。每一個個體或物種在這些「食物鏈」或「食物網」面,都佔有獨特的位置,Elton稱為生態「區位」(niche),是由個體「它吃誰和誰吃它」(what it eats and what eats it)來決定。

 

在實際的自然生態系,綠色植物就是「生產者」,它透過光合作用,將二氧化碳和水合成澱粉,做為其他生物的食物來源。草食性動物,或稱為「初級消費者」將植物當成食物來源。而肉食性動物,或稱為「二級消費者」則將草食性動物當成食物來源。以此類推,可產生更高層級的消費者。而在這些食物鏈的終點,則是「分解者」(decomposers),例如,地衣和菌類,它們將死去的有機體,逐一分解,最後變成簡單的無機分子,再提供生產者之利用,如此周而復始,循環不已。

 

()能量模型

 

「能量」模型,如生態學家Tansley認為可以將生態系看成能量的系統。就像物理學家研究物理系統內的能量流動一樣,生態學家研究的是生態系統內的能量流動。

 

因此,生態系中有生命和無生命成員的區分,已經被打破了。在能量模型中,無生命的成份,如太陽能、溫度、水、化學物質等,和有生命的成員同樣地重要。例如,「社區」模型中的「食物鏈」,在此模型中,被精確的物理和化學計算所替代。所以,生態系統被轉換成物理或化學的系統。

 

在「食物鏈」,食物的流動,可以看成能量的流動,從「光合作用」將太陽能儲存在碳水化合物開始,各個層級的生物藉由「呼吸作用」將這些能量釋放出來,以維持生物功能。而碳水化合物又變回二氧化碳和水。因此,「光合作用」和「呼吸作用」除了帶動能量的流動之外,也帶動了「碳」和「氧」的物質循環。自然界中重要的物質循環,還包括「氮」、「磷」、「磷」及「水」的循環。

 

二、「生態中心倫理」的「整體論」特性

 

生態學是「生態中心倫理」的科學基礎,基於生態學所具有的「整體觀」,「生態中心倫理」也具備「整體論」(holism)的特性。所謂「整體論」,簡單的說,就是「整體超越部份的總和」(the whole is more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)。以下將介紹「形上學整體論」(metaphysical holism),「方法學或認識論整體論」(methodological or epistemological holism),「倫理學整體論」(ethical holism),以及它們的內涵意義(DesJardins,1993,181-183)

 

(一)形上學整體論

 

形上學整體論所關心的是,什麼是「存在的」,以及什麼是「真實的」。在此,認為「整體」(whole)是真實的,而且可能比「部份」(parts)更為真實。也就是「整體超越部份的總和」。因此,「生態系」獨立於它的組成元素而存在,並且超越這些元素的總和。所以,「生態系」是具有「道德地位」的,並有它自己的「權利」(right)而值得道德的考量。

 

以「有機體模型」為例,就可以看成「形上學整體論」,因為Clements曾經指出一個「全盛的社群」本身,就是一個「複雜的有機體」, 並「組成一個新有機體。」J. Baird Callicott也曾說:「生態學就是一門研究有機體和環境,以及和其他有機體之間關係的學問」。而且生態學上的關係決定了有機體的本質,一個物種是什麼,是由它在生態系的「區位」(niche)來加以闡述。

 

也就是說生態系本身這個「整體」,直接塑造和定位它的組成成份(parts)」。 因此,「物種和其他有機體」(如:捕食它、被它捕食、寄生蟲、致病體等有機體)以及和物化環境(如:溫度、日照、鹽度、空氣、土壤、酸鹼度等)的關係,會塑造物種的外在形態、新陳代謝、生理及繁殖過程,甚至心智能力」。因此,並非個體生物「組成」生態系,而是生態系「創造」個體。

 

(二)方法學或認識論上的整體論

 

這個部份的焦點在於如何了解和認識各種現象。在生態學,應該以「整體」的角度,而不是以組成「部份」的角度,來了解生態系的各種現象才是正確的。以「社區模型」為例,就提供了「方法學整體論」的觀點。在「社區模型」,是以有機體對整個生態系所具有的「功能」,來了解它在生態系中所佔有的「區位」(niche),以「食物鏈」為例,必須了解有機體在整個食物鏈中所扮演的角色,才能對此個體加以定位,如定位成: 生產者、消費者或分解者。

 

(三)倫理學上的整體論:

 

這個整體論認為我們應該將道德考量的對象延伸到「整體」。也就是生態系的本身,就具有「道德地位」,而值得我們的道德考量。例如Leopold曾經以「生命社區」做為道德考量的對象,他曾說:「任何保存生命社區完整、穩定和美麗的行為就是對的行為,否則就是錯的行為」。就是將道德考量延伸到「整體」的實例。

 

因此,以下將介紹以「整體論」著稱的美國重要的環境思想,包括Henry David Thoreau的「整體論」思想,John Muir的「大自然解放運動」、「生態中心主義」學者Leopold的「大地倫理」(The Land Ethics)等。

 

 

 

      

 

 

本課程感謝   教育部顧問室  補助計畫及活動經費

 

 

 

如您對本網頁有任何的建議,請與我們聯絡!

王從恕  國立交通大學  通識教育中心    TEL0922-717969  E-mailshue98@ms21.hinet.net